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迷沐 秋葉1989-56、送走蕭溢

迷沐
小說推薦迷沐迷沐
看着萧泽离开,沐瑾实在撑不住,倒了下去!辰宿跟月影手忙脚乱的开始伺候她休息,也不去侯府,更没法去清水阑珊,顺势住在了穆王府!
被萧泽打过招呼的穆王府家仆,都只当是府内住进了一个医女,却不知是府内的主子在此。
要说萧泽的手段,那真算得上是铁腕,在沐瑾解毒期间,他无暇顾及其他。看着萧溢转危为安,他开始肃清誉王府只府门外的那些苍蝇,手段残忍,不明所以的人都说他不分青红皂白,殃及无辜!只有出手的人知道,没有冤枉一个人。
这样的大肆清理,让萧沔狂躁不安。银面公子的事情还未解决,萧溢也没有向自己预期那样出事,虽然自己并不是一定要让他死,但这样不按着自己的计划来,让他无比的愤怒!加之林进的咄咄逼近,让一向自诩修养很好的他,一度走在了暴怒的边缘。
“表哥与其在这里跟本宫讨要说法,还不如想想如何搬到萧泽!毕竟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他!”
过心花
林进冷哼,眼中的不屑毫不掩饰,一个无用的誉王都无法出去,他还能指望他做什么?
“怎么,表哥这是打退堂鼓了!”看着离开的林进,萧泽嗤笑道。
林进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坐在桌前望着自己的萧沔,讥讽到:“太子殿下的优越感是不是太强了一些!你是否该看看如今自己的处境?从穆王府郡主回京的消息一出,你做成过几件事情?穆曦没有找到,萧泽没有杀了,萧溢也还活着!怎么,难不成这穆王府跟沣王府是你太子的克星不成!沾上他们,就只有你倒霉的份了!”
“放肆!”
萧沔怒拍桌子,看着依旧面上挂着笑意的林进,冷声到:“别给你三分颜面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本宫告诉你,再不济,这靖国时萧家的天下,也轮到你林氏坐镇!”
林进原本挂着的笑意一冷,朝着萧沔走了两步,不屑道:“太子不妨试试,看看没有我林氏的助力,你能不能再萧泽的手下讨到好处!”
鬼雨 小說
“你!”萧沔气结的指着林进。
“太子息怒!我就不打扰了殿下了!毕竟,殿下没能杀了萧溢,我还要去收尾不是!”
看着林进好不得意的离开,萧沔一把扫了面前的茶杯,茶水贱了一地。
黑鹰听到声响,忙跑了进来,见主子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言。麻利的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快速退出门外。
商楚南虽然没有得到自己的完全的信任,但如今却是自己的一张王牌。虽然自己花了大价钱在江湖上放出银面公子的消息,但多日过去,相似的抓了不少,却没有一个是本尊!而且在追查的过程中,他发现林氏也参与了这件事。虽然做的隐秘,却也是如自己一般,在江湖上撒了人,对付萧泽,他们从来都是一条线上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林氏的目的,自己也只能在心中提防,面上妥协!
商楚南再见沐瑾时,已经是三日后,沐瑾正准备去誉王府复诊。
“你去哪里了?”
商楚南还未出声,沐瑾便问道。他闪了闪眼眸,说到:“给萧溢安排后路,他不能再留在盛京,林氏已经开始对萧氏皇族下手!其他几个不成气候的就算了,这萧溢还算个人物,又与仙人谷有些牵连,所以不能就这么被害了!”
沐瑾讶异,将手中准备带去给萧溢调理身体的药丸递给月影,问道:“安排到哪里?林氏不仅在朝堂上布满势力,就连江湖也有涉足!银面公子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你如何安排?”
商楚南最不想的就是沐瑾思虑过甚,抬眼看向一旁的辰宿。
“你看她作甚,我要想知道,你觉得她们能瞒得住我什么?”
“不是瞒你,这些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不需要你去忧心!昨日梅家老爷子去跟皇上请了一道圣旨,此时巡风应该拿着那道圣旨去了誉王府!”
“做什么?”沐瑾好奇的问道。
商楚南柔和一笑:“北附皇室藏书万卷,梅家的乐阳书院起建新的藏书楼,想要藏遍天下之书,所以请旨前往北附!但毕竟是皇室藏书,还得由皇室出面,方显得庄重!所以,誉王做为出使大人,带领书院学子前往北附誊抄书籍!”
沐瑾了然的‘哦’了一声,抬眼看着他,一副远不止如此的样子。
被盯的后背发寒,商楚南‘哎呀’了一声,继续说到:“你还真是,算了,全告诉你!凤冥暗中随扈!林氏那些人本就不准备放过他,凤冥身后有凤家的人,护着他离开靖国地界,应该不成问题,到了北附地界,林氏能耐不小,凤冥也不必再拘着!到那时,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你这算盘倒是打的不错,巡风一直被安排在梅家坞,此时从那里出来,倒也不必引起怀疑!由他的护卫队带着萧溢,倒也安全不少!只是想不到,你竟然连凤冥也算计进去,你就不怕萧泽……”
“别给我提他!”
商楚南阻止了沐瑾的话,有些不太高兴,见沐瑾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说到:“那就是个不识好歹的人!”
風斯 小說
“是,他不识好歹!但哥哥这样挖了人家的墙角,就不怕他来找你麻烦?”沐瑾挑眉,好笑的看着他。
商楚南哼笑,说到:“麻烦?哥哥是像是怕麻烦的人吗?再说,被救的可是他的兄弟,他有什么可恼的,要恼也是本公子恼!”
“是,哥哥厉害!”沐瑾说着,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笑道:“梅家坞、圣旨、凤家、就连北附皇室你都算计进来了,看来哥哥这是不打算隐藏了!”
“行了,不是要去看萧溢吗?正好我带你过去!把需要注意的事项交代一下,这么辛苦才救活的,别让他死在半路上!”
“顾左右而言他!”沐瑾撇了撇嘴,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