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遼東之虎-第一百九十九章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果然,布置好之后天也黑了。
老猴子他们分到的阵地,是一道长大约两公里的围墙。
围墙边上有两座塔楼,可以当成瞭望塔用。
另外靠近围墙附近有一座被炸得半塌的二层楼房,可以当做坚固支撑点。
这种炸成半塌的房子其实最让人喜欢,因为再来一发炮弹, 很可能也造不成多少伤害了。
城市里面,好多被炸得破破烂烂的,但还是有好多残垣断壁立着。
“警醒着点儿,我总觉得那个叫年羹尧的家伙不是啥好东西。
那个叫岳钟琪的也一样!”
老猴子在二层小楼不远的地方,挖了一个散兵坑。
一个连要防守两公里长的战线其实很吃力!
好在明军普遍配备了阿卡步枪,火力持续性大大增强。
都市全 小说
另外明军每个排都有一挺通用机枪, 连部还有一挺。
四挺通用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足可以封锁两公里内的区域。
更何况,明军还有掷弹筒,迫击炮这些玩意。
别说是游击队,就算是碰到正规军,老猴子也不会怕。
偏偏今天还是正月十五,大大的月亮明晃晃的挂在天上。
看着银盘一样的月亮,老猴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至少,不会变成睁眼瞎。
“我看着那个年羹尧看人的眼神儿冷嗖嗖的,像狼一样。”
“这样的人,都他娘的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咱们招惹不起。”
“你还少杀人了?”
“不一样,我觉得我要是和他打,最后死的一定是我。”老猴子看着远方,狠狠的抽了一口烟。
“龙魂特种大队,这什么玩意儿?以前没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专门对付游击队的。
上一回, 咱们在山上追的那波游击队, 就是他们给干掉的。”
“啪!”一声突兀的枪响,大乱了两个人的对话。
老猴子拿出望远镜, 看向远处。
远处的建筑物里面人影绰绰,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对面那个车间顶上有一个!”凭借多年的战场经验,老猴子找人很是迅速。
丁三立刻用瞄准镜把人套住,扣动扳机人就从车间顶上掉下来。
距离太远,人掉下来才听见惨叫声。
可尽管距离那么远,惨叫声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可见,这家伙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多么的绝望。
老猴子没有绝望,只有失望。
原本以为干掉了一个家伙,对面车间里的人会消停点儿,却没想到几枚迫击炮弹,毫无目的砸了过来。
虽然没有伤到人,但却让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还真让你蒙对了,今后打仗都是晚上打。
寵 妻 小說
幸亏你让大家伙睡了几个小时,不然今天晚上肯定犯困。”
“娘的,今天晚上不好打。
咱们有迫击炮,人家也有迫击炮。
可咱们身后,却没有以往那些重型火炮。
激灵点儿,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得靠你了。”
老猴子知道, 刚刚打掉的那个家伙很可能是观察哨。
而且估摸着声音,那些迫击炮也在前面那车间附近。
不过迫击炮这东西是曲线火炮, 想要找到位置非常困难。
“那边儿屋顶上,又爬上去一个。”老猴子的眼睛,专门找着屋顶看。
吸血鬼男子家族
那帮游击队也是真缺心眼儿,一个劲儿的往高处爬。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当你视野开阔能看到所有人的时候,所有人也能看见你?
毫无悬念的,那个家伙也惨叫着掉了下来。
打鸟一样射下来六七个,再傻的人也知道了,不能再往高处爬了。
车间里面,零零星星的出来几个鬼头鬼脑的家伙。
一看就知道没什么作战经验,拿着步枪猫着腰走路。
大月亮明晃晃的在天上挂着呢,好歹爬着走也不会招子弹射击。
果然,明军的机枪步枪子弹,如同蝗虫一样射了过去。
几个人连趴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子弹打成了筛子。
不过车间里面的人好像没什么经验,又或者是外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第一波人被干掉之后,不大一会儿又派出三四个人出来。
这三四个人,不出意料之外的也被干掉。
老猴子最先反应过来:“停止射击!
停止射击!”
爬出了散兵坑,劈手抓过来通信员。
“告诉机枪,转移阵地,快!”
通信员屁股中箭一样的跑掉了!
就在通信员刚刚跑出去,那座车间里面又钻出来两三个人来,仍旧是猫着腰鬼鬼祟祟的前进。
机枪子弹,再次划破夜空射了过去。
“完了!”老猴子心里一凉,扭头就钻进了散兵坑。
“轰!
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一朵朵橘黄色的花朵在明军阵地上绽放开来!
刚刚射击中暴露的火力点,就好像点名一样的被迫击炮肆无忌惮的照顾着。
一切都是假象,包括二十分钟前那论极其业余的迫击炮盲射。
那些从车间角落里面溜出来,老鼠一样的人就是给明军打的。
只要明军开枪,那些躲在暗处的观察哨就会记录下明军火力点的位置。
他们在这里盘踞了这么久,早就标定好了射击诸元,甚至还可能在这里试射过。
大意了!
也不知道机枪能保下来多少,如果机枪都被炸了,那下面会很被动。
第一轮迫击炮射击了十几分钟才算完,一发迫击炮落在老猴子他们散兵坑只有十米左右的地方。
老猴子和丁三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
就在哥俩还是抖落身上落下来的灰土时,数百个穿着黑衣服的游击队,游鱼一样的从车间里面悄无声息的溜了出来。
这些人便走边开枪,车间二楼的一处窗户里面,探出一根枪管,不断的打着点射,压制下面的明军步兵。
听声音就知道,那是一挺马克沁。
马克沁以射速快而著称于世,可真正的马克沁射手,打的都是短点射。
凪的新生活
这种重机枪,在五百米左右的距离上威力依旧惊人。
明军步兵被马克沁的短点射压得抬不起头来!
就连老猴子,只是把阿卡步枪举过头顶射击。
至于能不能打到人,那可全看对方的人品了。
“他们怎么知道咱们躲在这里?”老猴子百思不得其解。
“钢盔,是钢盔。
咱们的钢盔反光!”
一瞬间,丁三看着老猴子的钢盔反应了过来。
钢盔上面虽然喷了油漆,可月光照射下仍旧会有些反光。
那些游击队,正是看到月亮照在钢盔上的反光,这才能够压制住明军。
“操!”老猴子二话不说,就把钢盔摘了。
丁三也一样,把钢盔一摘扔进了散兵坑里面。
他们反映过来了,可其他的人没有反应过来。
好多士兵,还在散兵坑里面对着冲出来的游击队射击。
灼热的马克沁子弹就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那机枪手很厉害,短点射打的又急又狠。
一个接着一个的明军士兵,尤其是那些新兵被射翻到了地上。
老猴子咬着牙爬出了散兵坑,在战线上撒腿狂奔。
每看到一个人,就让他们摘下钢盔。
两公里跑下来,老猴子感觉自己的肺就快要炸开。
一路上的场景让他触目惊心,全连四挺机枪无一幸免。
全都被迫击炮给干掉了,连带那些机枪手也被干掉了。
按照这个火力密度来看,至少有二十门以上的迫击炮同时射击。
而且,这些迫击炮还分别射击了不同的目标。
能把迫击炮用到这个地步,普通的明军连队都做不到。
妈的!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会打。
问过一遍各个排长,连队的伤亡让他的心直滴血。
没有了机枪压制,只能靠连队的迫击炮。
可全连也只有三门迫击炮,即便是加上掷弹筒,火力也不足以在两公里的范围内,阻挡住这么多人的进攻。
而那些冲锋中的游击队,战术动作也是相当娴熟。
他们三四个人为一个战斗小组,一个人向前跑几步趴在地上。
当你瞄准那个人的时候,他身后的人却站起来向前跑。
当你挪动枪口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却又站了起来。
总之,你大多数时间都在瞄准。
而那些游击队员们,却像土拨鼠一样,这个站起来那个趴下去,这个趴下去,那个站起来。
最终的结果就是,子弹消耗不少,人却没打死几个。
眼看着,敌军从三百米外,一直逼近到了两百米,然后就是一百米。
最后,居然突入了五十米范围内。
那些游击队员们,一边跃进,一边向明军这边投掷手榴弹。
随着手榴弹此起彼伏的爆炸,明军这边的伤亡一瞬间就增大了很多。
老猴子亲眼看到,几枚手榴弹先后扔进了一个散兵坑。
散兵坑里面的明军士兵,被爆炸直接掀得飞起来。
身上落满了弹片,浑身上下都是血窟窿。
老猴子咬了咬牙,一边跑,一边用随身的阿卡步枪打着短点射。
他的点射又稳又准,连续干翻了四五个游击队员。
身子一矮滚进了散兵坑里面换弹夹,刚刚掉进散兵坑里面。
一枚迫击炮弹就在他刚刚站的位置边上爆炸,距离老猴子的散兵坑只有三四米远。
老猴子感觉到脑子“嗡”的一声,然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身后摸了一下耳朵,手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
不用看都知道,耳朵被震得出了血。
浑身好像散了架一样,后背疼的厉害。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究竟是受伤了还是没受伤。
吐了一口血唾沫,大口的呼吸两下。
肺子有些疼,估计是被刚刚的迫击炮给震伤了。
不过还是要庆幸一下,如果自己没有滚进散兵坑里面准备换弹夹,现在估计已经被弹片射得满身都是窟窿。
艰难的换过了弹夹,人还没有钻起来,就看到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那些游击队员们喊着什么,可老猴子的耳朵,现在什么都听不见。
忽然间,这些人就在自己眼前爆开。
残破的人体碎片,还有血雾和各种脏器堆了老猴子一身。
最惨的就是,有个家伙被拦腰打成的两截,肠子掉下来正挂在老猴子的脖子上。
仍旧在蠕动的肠子还是热乎的!
幸亏鼻子已经被硝烟的味道熏得什么都闻不到了,不然这味道就能让人恶心死。
赶忙伸手摘下黏糊糊的肠子扔在地上踩了两脚!
那个被打掉半截身子的家伙,双手在地面上不停的抓挠,那眼神儿老猴子都不敢看。
一捧被血浸透了的血土,直直的扔在了老猴子的脸上。
似乎是在责怪他踩了自己的肠子!
老猴子一枪就爆掉了那个家伙的脑袋,碎肉和鲜血脑浆又喷了他一脸。
原先还有钢盔挡着点儿,现在可好,真的是喷了满头满脸。
听不见声音,可能够感觉到地面的颤抖。
大着胆子把脑袋探出了散兵坑,老猴子看到了三辆一型坦克,正用那双二五速射炮在快速射击。
这种淘汰了的坦克,虽然在一线战场上不堪重负,被联军的各种反坦克武器打得找不到北。
可用来对付重武器仅仅是迫击炮的游击队,却是非常的好用。
二十五毫米速射炮,炮弹打出来就是一道子弹组成的铁链。
这道铁链挥到哪里,哪里的人就会变成一堆碎块。
鲜血与碎肉,极大的刺激着人们的视觉神经。
战争的残酷,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老猴子长出了一口气,身子慢慢的顺着散兵坑的墙壁坐了下来。
屁股下面有些硌得慌,低头一看有只人手露出来。
惜花芷 小说
老猴子没有把那只人的胳膊抽出来扔掉!
真的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了,此时能做的事情只是呼吸而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攒了些力气。
扒着散兵坑的墙壁站起来,就看到了一双军靴,还有丁三那欠揍到了极点的脸。
老子都这样了,这王八蛋居然还在笑。
丁三的嘴动了又动,可老猴子还是听不见他说些个啥。
对着丁三烦躁的比划了一下,示意丁三拉自己上去。
现在,是实在没有力气爬上去了。
丁三伸出手,把老猴子拉了上去。
银月之下,三辆一型坦克正在追杀那些游击队员。
曳光弹不停点儿的,射向躲在大楼窗户里的马克沁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