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漢道天下-第735章 能忍爲上相伴

漢道天下
小說推薦漢道天下汉道天下
看到这三个少壮派,刘协心情大好。
果然还是同龄人更谈得来,没那么多客套和矜持,直截了当。看对眼了,就直接毛遂自荐,不肯放过一个机会。
见礼完毕,重新入座, 刘协将《说文解字》放在桉上。
“这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但是恕我直言,我不建议你们参加经学的考试。伏祭酒的学问自然是好的,但是不适合你们。”
“臣斗胆,敢请陛下详言。”是仪说道。
刘协没有直接解释,而是看向了陆议。“伯言既是江东人, 当知虞仲翔。”
陆议躬身说道:“虞君既是会稽名儒, 又是孙将军麾下长史,议虽寡闻,却也听过他的名字。”
“那你知道他现任讲武堂祭酒么?”
“听说了。”陆议依然神情澹澹。
刘协心中暗笑。看来陆议对孙策的恨意极深,甚至影响到了对虞翻的态度。明知虞翻在讲武堂任祭酒,却没有去拜谒的打算,甚至还有点敬而远之的味道。
这少年,比他想象的有傲骨。
“那你知道虞仲翔最近在研究什么学问吗?”
陆议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他对虞翻研究什么学问没什么兴趣,但天子如此刻意地提及,显然不是随口一说,而且和他不建议他们去参加伏完的考试有关。
况且他虽然对虞翻依附孙策的态度不以为然,却还是清楚虞翻的学问有多高明。这样一个人,转而去研究一门新的学问,这新学问必然不凡。
失落葉 小說
“敢请陛下指点。”
“算学。”
“算学?”陆议愣住了,胡综、是仪也愣住了。
算学虽然不是人人都会研习的学问,却也算不上什么高深学问。只要你想学,《九章算术》并不难得到, 尤其是研究《易经》的,几乎都会兼习算学。
香国竞艳 小说
“当然, 他研究的算学不是九章这么简单, 而是吸收了一些西域算学的新算学。具体如何, 我也讲不清楚。你们若是有兴趣,可以去讲武堂看看,听他亲自讲解,或许更准确一些。”
刘协喝了口水,又道:“如果简单地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他的算学不仅仅是坐而论道的算学,而是能学以致用,并且求道的算学。”
胡综三人面面相觑。
“算学还可以求道?”是仪忍不住说道。
刘协放下杯子,想了想。“我们举个拿例子吧。民以食为天,而粮食的多少又和土地有关。虽然每年都在垦荒,但垦荒的数量增长有限,户口的增长却要快得多。两者之间的速度差决定着多少年后必然面临危机。恶政会缩短这个期限,善政会延缓这个期限,却无法避免。”
刘协笑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知这个期限,安可求长治久安?”
“陛下是说……以算学治国, 方可长治久安?”陆议的态度有些严肃。
“算学只是工具。”刘协一字一句地说道:“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算学不能治国,却可以让你务实求真,而不是空言大义。如果没有算学这个工具, 再好的想法也不过是沙上建塔,想当然尔。”
胡综点了点头。“臣大约知道陛下的意思了。陛下不希望我等空谈学问在,而是希望我等能做些实事。”
刘协满意地点点头。“王道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不是夸夸其谈说出来的。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且道不必在简牍之中,更在天地之间,又何必穷经皓首,汲汲于典籍?”
老师是无赖
“臣明白了,愿如陛下所教。”胡综说道。
是仪也跟着表态,愿意放弃求学。
只有陆议保持沉默,没有立刻表态。
刘协倒也不急。他召集天下贤良论讲于太学,就是要宣扬这个道理,让更多的读书人务实,纠正之前务虚的学风。但这绝不是他说两句就能解决的,否则也不会费这么大劲。
在辩论中寻找真理,必然要经过一番曲折,不可能一蹴而就。
说完了求学的事,刘协又问起了他们的一路见闻。
他们三人离开吴郡的时候,吴郡已经基本脱离了战争状态,转而进入恢复生产。不少流寓江东的人准备返乡,是仪、胡综都是如此,到长安来只是改变了方向而已。
陆议与他们有些区别,他是来访亲的。
他的从叔陆俊在京为郎。
刘协一听,就清楚了陆议为什么不立刻表态。
他对朝廷有所怀疑。
陆俊是陆康的长子。陆康被孙策攻破庐江后,回到吴郡,没到半年就病死了。当时朝廷还在长安,感于陆康忠义,拜陆俊为郎。
但陆俊的仕途并不顺利,这么多年了,依然还是个普通的郎官。
面对这个现实,陆议难免会有些想法。
不管他说得有多好听,陆俊沉滞不能升迁,虞翻却一跃成为讲武堂祭酒,很难让人不怀疑朝廷的用人思路。
在儒学思想中,朝廷的用人思路就是治乱根源,甚至是唯一因素。
刘协不知道陆俊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个普通郎官,但他相信,这大概率是陆俊本人的问题,而不是有人故意针对他。
从华阴之战开始,他就不断的有新举措出台,但凡有点本事,而又不甘于平庸的人,大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或是从军征战,而是去地方为官,再不济,也可以到军中做教习。
如果这些都不肯做,或者做不成,那他想升迁就太难了,基本不可能。想凭借资历得到升迁,本来就不是郎官升迁的主流方式。
以前是靠家世、人脉,现在是靠实力。
所以刘协觉得,陆俊迟迟无法升迁,应该是陆俊本人的问题居多。
但他没有明说。
这个答桉,还是让陆议自己去发现更好。
刘协最后向他们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能去参加郎官、散骑的考试,入宫为郎、散骑,或者去考讲武堂也行。
三人答应了。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看得出天子对他们很满意,所谓考试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基本没什么问题。
畅谈了一番后,刘协与胡综三人告辞,返回书坊。
他打算在书坊吃个晚饭,然后回城。
“孔明,你觉得这三人如何?”
“都是一时之选。”
“你最看好谁?”
“陆议。”
“为何?”
“能忍,又不违众。”
刘协转头看看诸葛亮,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