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寒門梟臣-第七十七章 遵紀守法鑒賞

寒門梟臣
小說推薦寒門梟臣寒门枭臣
郑仕弘慌忙向一旁的庞县尉使了个眼色。
庞县尉赶紧上前去,一把拉住了秦修德的胳膊。
“秦员外醉了,庞某扶员外下去醒醒酒……”
秦修德忽然一把推开庞县尉,一把将酒杯抄在了手中。
“庞武阳,郑仕弘,你们才真的醉了!”
“啪——”
陌 刀
话音刚落,就见他狠狠的将一只精美的白瓷酒杯砸在了地上。
“轰隆”一声,包厢的隔板瞬间翻转过来!
一群刀斧手从隔板后面跳了出来,抢进屋子。
楼梯下面,也涌上来一群刀斧手。
上上下下足有三四十号人,个个都凶神恶煞。
虽然这些人全都穿着下人的衣服,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群水匪。
楼下兀自还在饮酒的名流们,顿如惊弓之鸟般奔向大门。
很快,他们又全都被几个水匪给逼了回来。
名流们看见水匪手里名晃晃的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酒全醒了。
不得不一一坐回了原位,连大气都不敢喘。
楼上包厢内。
魏赢在变故发生的一刹那,就推开了扶着他的郑仕弘。
拉着杨墨向着窗户退去。
两名亲卫也在同一时间,将他二人挡在了身后。
郑仕弘战战兢兢的退到一旁,把庞武阳和孙广政支到了自己前面。
魏赢脸色铁青,瞪着那些刀斧手厉声喝道:“秦修德,你这是做什么?”
“魏大人,这里今天本没有你的事,你不该来淌这趟浑水。”
秦修德伸手指向杨墨,冷声道:“只要你肯将杨墨留下,大人你可自去。”
“秦某绝对不敢为难大人。今夜之事,大人也只当它没发生就是了!”
“哈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魏赢像看傻子似的看向秦修德,“魏某生平绝不敢做欺心之事。明明见了,又如何能当作没看到呢?”
他对秦修德早有耳闻,这位可是京西道的狠角色。
外人虽然都对他知之甚少,魏赢作为襄阳府同知,却不敢不了解此人。
“既然大人执意要插手,就休怪秦某无情了。”
秦修德丢下一句狠话,大手一挥,几十名刀斧手便纷纷向前逼近。
这时,姚军师却忽然挡在了魏赢他们身前,厉声道:“秦修德,杨墨可是侯爷点名要的人,你还有没有把侯爷放在眼里?”
秦修德迅速退到刀斧手们身后,冷漠的说道,“秦某此刻并没有看见什么侯爷,只看见乱党挟持同知大人,意图谋反。秦某为救同知大人,不得不铤而走险。秦某相信,安抚使大人会愿意相信秦某这份说辞的。就是侯爷处,也断然不会有什么异意。”
“你放心,宰了这小子,秦某会从他那些民夫们嘴里逼问出水泥配方,敬献给侯爷的。我想,到时侯爷会选择原谅秦某的。至于你,老东西,怪只怪你来的不是时候。”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呆会儿,把这老匹夫给我剁成肉泥!”
“是。”刀斧手们齐喝一声。
“你,你……反了,反了……”
姚军师气得吹胡子瞪眼,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
现在他真后悔,没有及时拦住魏赢和杨墨,让他们落入了水匪们的圈套。
刀斧手们目标十分明确,对郑仕弘和其它人视而不见,直取杨墨他们。
杨墨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拍了拍姚军师的肩膀。
老头儿这才注意到他,回过头来,一脸疑惑。
就听杨墨朗声说道:“魏大人,姚老,你们放心好了,秦员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魏赢和姚军师闻听此言,都吃惊的看向杨墨。
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吓傻了,人家刀都快架到脖子上了。
这时,只见杨墨悠闲的朝窗外挥了挥手。
就听见嗖得一声,从窗户外面的黑暗中,射进来一支利箭。
不偏不倚,正好盯在了秦修德头顶的柱子上。
那支箭离秦修德的头皮仅有一寸上下,几乎是擦着头皮飞过去的。
一缕凉风直透秦修德头顶百汇穴,让他本能的缩了一下脖子,心脏几乎停拍。
几乎与此同时,窗外忽然亮起来一排火把。
火光照耀下,众人只看见对面二楼的楼廊下站起一排弓弩手。
一名独臂的黑脸汉子站在正中间,朗声叫道:“所有人放下兵刃,陈某可以饶你们不死。谁敢上前一步,格杀勿论!”
对面楼廊离这边屋子足有十多步远近,秦修德赌他们射不准。
脸色铁青的厉声喝道:“抓住杨墨,只要抓住那小子,就没人敢放箭。”
金庸 小说
前面的几名水匪闻言,跃跃欲试。
就在这当儿,忽听得楼下一阵喧哗。
黑暗里,有人齐声喊道:“敢动先生者,格杀勿论!”
“敢动先生者,格杀勿论!”
……
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犹如山呼海啸一般,在夜色中震憾人心。
秦修德等人听见声浪,脸色大变。
听那声响,楼下似乎有千军万马一般。
这时,只见一道光亮映进窗户,窗外像是生了一场大火。
临近窗户的水匪们,本能的伸颈朝窗外看去。
就见楼下的街道上亮起无数火把,把整条街照得犹如银河般璀璨。
无数密密麻麻的人头,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
那些地方虽然隔着建筑物,却仍然能够看见亮光。
水匪们手里的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脸然煞白,连忙朝后面挤去。
秦修德面如土色,一把抓住一个想跑的刀斧手,质问道:“你怕什么,你是水匪!有我秦某人罩着你……”
一人跑了,其它人就如同惊弓之鸟。
情知外面来了很多死对头,哪个还敢上前。
水匪们都弃了兵刃,纷纷朝楼下跑去。
“放开我!秦爷,对不住了,小的怕被人踩死,您看看外面来了多少人吧?”
那人挣脱秦修德,没命似的朝楼下跑去。
没一会儿,刀斧手们就都跑光了,只留下满地的刀剑。
秦修德铁青着脸,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握在手里,恶狠狠的看向杨墨。
眼神像极了一匹饿极了的狼!
魏赢手下的两名亲卫挺身上前。
秦修德无可奈何,只能干瞪眼。
这时,就听见窗外一声大响。
一块巨大的跳板就搭在了赛樊楼的屋檐上。
李敢,张顺和张贵他们,迈上跳板,走过来跳进了窗子。
“先生,你没事吧?”张顺首先关切的问道。
“无妨,”杨墨淡然看向秦修德,“秦员外,你还打算要杨某的性命吗?”
“哼!”秦修德冷笑一声,咣当丢掉了手中长刀。
“先生言重了,秦某何时说过要取先生性命?”
“秦某是京西道安抚使吕大人麾下,最懂得遵纪守法!”
“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身边的姚军师,或者魏大人,他们可以替秦某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