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最強戰神 起點-第424章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讀書

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北晴居士的控针技术明显要比苏菲高出一个档次来。
她每一次地施针,都是隔空而为,每一次都能精准无比地射入林然的穴位。
而林然也发现了,北晴居士的每一根银针上,也都包裹着一层源力,这一层源力十分凝练,在针身之上流转着,不断地刺激着自己体内的经络,似乎就像是带电流的针灸一样。
而随着插进来的银针越来越多,林然也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部的所有经络似乎都在随着银针上的源力刺激而产生了共振。
甚至,林然体内的源力池也随之而翻涌起来。
不过,这种源力共振,其实还挺舒服的,就像是林然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按摩着一样。
但,舒服归舒服,某人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北晴居士,这……真的没问题吗?”
林然微微抬起头,凝视着自己的源力池下方位置,展开了最深沉的人生思考。
因为,此刻,那缩头乌龟,愣是已经被扎成了刺猬!
关键是,这刺猬银光闪闪的,还挺好看。
呸,这不重要……都扎成这王八样了,真的还能用吗?
等伤好了之后,自己会不会已经当不成个男人了?
北晴居士那清秀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盯着手里的银针,头也不回地回答林然:“无须担心,这对于你们男性而言,或许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更好的效果?
狂武神帝
三天三夜那种?
大家辛苦了
北晴居士已经说的很直白了!
不过,在尼姑庵里听到这句话,怎么感觉稍稍地有点刺激呢?
林然咳嗽了两声:“多谢居士!既然这样,麻烦您再多给我扎几针!”
北晴居士的唇角再度轻轻翘了起来,随后说道:“过犹不及,不过……年轻,真好。”
这一刻,望着对方的嘴角与唇线,林然有点失神。
因为北晴居士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清婉,就像是一朵素雅的水仙,静静盛开着,越看越是觉得心神宁静。
此刻,林然的身上,至少已经插着一百根针了。
而北晴居士那一套银针里,至少还有三分之二没有使用!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了。”
北晴居士说着,忽然抽出了三根银针,纤细修长的手指弹出,这三根针便射进了林然的源力池位置!
“嘶……”
赤色巨星与黄泉的阿修罗
林然深吸了一口气。
这疼痛还可以忍受。
不过,源力池的翻腾显然更加激烈了。
而在这三根银针的牵引之下,那部分一直沉睡在自己体内的庞大源力,也开始隐隐地出现了波动的迹象!
这让林然很是惊讶!
因为,在此之前,那大部分的源力,他都是没法调用的!
这些力量,都是林然躺在军部的核心监护室的那一年里所吸收的!就像是庞大的弹药库,一直贮存在他的体内,却始终没有武器将它们发射出去!
但是,现在,北晴居士做到了!
因为,随着林然又被插了几根银针,那庞大的源力储备已经开始犹如风暴下的大海一般,开始涌动着一波高过一波的海浪!
不过,林然发现,北晴居士这银针之术,更像是一种阵法!
她是在林然的身体上布阵,每一个阵眼都和身体经络穴位完美契合!
不过,操控这银针之阵,所需要消耗的源力与精神力,也是相当恐怖的!
林然在这阵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承受不住疼痛而晕了过去。
斗破苍穹ⅱ:绝世萧炎 皇甫南
北晴居士的额头与鼻尖也满是细密的汗珠,那灰布衣服的前胸与后背,也皆是被汗水所打湿,紧紧地贴在了身上。
但她并没有任何停下休息的意思,反而屏息凝神,继续施针。
等到那一套银针大部分都扎进了林然的身体之中,北晴居士也已经累得站不住了,那年轻清婉的脸上也满是苍白之意,剩下的那几十针,她已经没法再用隔空扎针的方式了,只能趴在林然的身边,手指轻轻捻动银针扎进去。
此刻,在林然的体内,已经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声音,仿若天边的闷雷!
终于,当北晴居士最后一根银针扎进去的时候,林然的身体状态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缩头乌龟、不,缩头刺猬陡然间昂扬而起,好似怒龙出海!
插在龙身上的所有银针,全部都被崩飞出去了!
那力道着实太猛,甚至有些银针都插进了墙壁之中!
林然若是这时候是醒来的状态,便会发现,北晴居士之前说的完全没错!的确……扎针的疗效立竿见影!
然而,北晴居士的注意力却完全没有在这方面,而是仔细地听着林然体内的雷鸣之声,手指放在一根银针之上,通过针身感受着林然体内的源力潮汐。
“果然,被永恒权杖所造成的伤势,不是能轻易根治的……”北晴居士自言自语,“这种星空之力……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随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松开了银针,清澈的眸子看着林然那年轻的面庞,轻声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真是个幸运的年轻人,真是难以想象,等你伤势尽复的那一天,会拥有怎样的能力。”
说完,北晴居士开始将林然身上的银针逐个取下,仔细地收好。
收到最后,她发现少了十几根。
北晴居士随即抬起头来,看着插在四面墙上的十几根银针,露出了一丝哭笑不得的神情,再度感慨了一句:“真是年轻的身体。”
不过,这一场治疗,把北晴居士体内的源力消耗殆尽,她收好了银针之后,竟是眼前一黑,直接失控趴倒在林然的身上,昏睡了过去!
…………
苏菲站在院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百无聊赖。
而那鹤无双与仇舞蝶,也都没有离开,她们静静地站在一旁,似乎是在等待着林然。
“我能看出来,你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了。”苏菲对鹤无双说道,“其实,何必为了争一时意气,而损失了自己几十年生命呢?真的划不来。正视自身的问题,并不是难事。”
鹤无双看着苏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到底是谁?”
“林然的身份有很多。”苏菲的眸光之中飘出淡淡的悠远之意, 随后轻声说道,“但是,他身上最重要的一个标签,就是——是个好人。”
“是个好人……”鹤无双说着,看了一眼仇舞蝶。
无双剑派的圣女其实很动人,却并没有被那个男人吃掉,是不是可以说明,那位秦门之主可以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仇舞蝶这时候也正好在看向自己的师父,她似乎明白了师父心中所想,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看来,仇舞蝶是真的觉得那个男人并不坏……见此,鹤无双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声。
她意识到,自己的弟子,也是要深深陷入其中了。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林然的调-教初见成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吼声忽然从芙蓉庵外面传来:“司徒北晴,你给我滚出来!”
这吼声滚滚散散,传遍了芙蓉庵的每一个角落!
而这时候,芙蓉庵的大门被狠狠地撞开,几个年轻的尼姑跌进来,倒在院中不断地咳血,已经起不来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闯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壮汉!
这为首的男人得有两米高,壮得像是一头黑熊一样,他穿着一件黑色无袖马甲,光是那肌肉遒劲的大臂,就比苏菲的大腿还要粗了!
芙蓉庵的尼姑们纷纷跑出来,手持长棍,拦在前方。
“哈哈,一群小尼姑,都给我闪开!”这男人扫视了一圈,冷笑道:“我知道司徒北晴就在这儿闭关,只要她出来,我便不再为难你们,否则的话,”
“这位施主,你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入芙蓉庵,还打伤了我的弟子,这样怕是有些不妥吧?”
这时候,一个中年尼姑走了出来,她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清瘦,但是目光如炬。
“你是谁?”这男人呵呵冷笑。
“贫尼法号云别。”这云别师太淡淡说道,“北晴居士是我们芙蓉庵的恩人,有我们在,不会让你伤她分毫的。”
“哈哈哈!”这个男人仰天大笑,随后笑容骤然一收,整个人的神情都变得阴狠了起来!
“我知道,云霓师太正在外出游历,你们芙蓉庵目前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快点滚开!”这男人高声喝道。
云霓师太,就是这芙蓉庵的住持,据传也是这南岭十万大山中的第一高手!
而这个男人的消息确实很灵通,云霓师太上个月就外出云游了,用双脚丈量山河大地,这么一走,起码得两三年才能回得来。
“即便云霓师姐不在,你也不可能如愿。”说着,云别师太浑身的源力已经涌动了起来,气息不断攀升!
这男人的目光从在场的所有人脸上扫过,嘿嘿一笑:“这芙蓉庵中倒是有几个颇为清秀的小尼姑,待我拿下了司徒北晴,就让你们全部跪成一排,像哈巴狗一样,谁对我跪-舔得最好,我就留下谁一命!”
说着,他的眼神之中开始流露出了残忍的味道来。
而此人所带来的十几个壮汉手下,也都爆发出了哄笑之声!
“该死!”
这时候,从内院已经冲出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她的手上激射出了一道凌厉剑光,狠狠地劈向了这个黑熊一般的男人!
却是鹤无双抢先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