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八十.聖女艾琳娜(四)分享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旋风拂过旋涡枝杈,扭曲摇摆着卷曲树干。
每一颗树木都像无数个相互套起的圈,延绵成犹如成群巨型蜗牛栖息地的原始森林。
大地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单调,布满螺旋纹的岩石彷佛化石,风带来漩涡,将泥土画成大小、椭圆、重叠的一层层圈,向日葵般卷曲作物在沿着圆圈开垦的农田与晨曦中顺时针摆动。
曾经只有十几条条街区的漩涡小镇早已随漩涡之地扩张成为真正的镇子, 卷曲的街道组成无尽的迷宫,不曾间断的相连长屋形成令人晕眩的漩涡,拱卫着中心盘旋升起,深入漩涡云端的螺旋高塔。
即使声称得到神灵启示的画师也无法描绘这幅诡谲离奇的万一。
比起几个月前来此,这片土地病得更重。
一些不再拥有见习前缀的驱魔人甚至因深陷这片漩涡世界而产生低理智值综合征。
“别让吊坠离开身体。”
陆离提醒呼吸逐渐急促的同伴,向漩涡小镇出发。
驱魔人们陆续跟上,旋风吹过,他们留下的足迹湮灭为细小漩涡, 重新成为这幅奇幻沙画般大地的一部分。
远处经过农田,卷曲的低矮作物中能够看见漩涡人的身影,它们也注意到他们如果没有经历陆离构造的梦境,这时驱魔人们应该已经在躲避漩涡人的视线了。
远方的漩涡之地为他们提供清晰指引,随着靠近,更多细节浮现在让人晕眩的漩涡中。
陆离在这里短暂停留。波特他们观察最外围修建的长屋,也有人跟着陆离数漩涡小镇如今的圈数:一共五十五圈的漩涡长屋盘踞在前方。
这是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他们所经历的陆离几个月前潜入时的漩涡小镇构筑的梦境只有十几圈。
那时艾琳娜在第五圈。
而这意味着艾琳娜如果没有搬离,他们要深入漩涡小镇四十层。
而且吊坠只指引方向,不提示距离,加上陆离这次进入漩涡之地是另外方向,他们很可能要横穿大半座漩涡小镇。
思考着,陆离继续出发,接近漩涡小镇外围。或许因为与扭曲教团和余烬区的交锋,视线所及的漩涡人数量不多,感染程度也较浅只是腰肢对折脑袋和双脚贴着地,或佝偻起身躯,没有梦境中那般令人作呕。
尽管知晓这些可憎形体会将他们视作新居民, 但踏入小镇与它们擦肩而过, 仍让驱魔人们下意识绷紧身躯与神经。
尤其是一名穿着缺失左袖的麻布衬衣的漩涡人主动与他们搭讪。
怪诞语言从这名佝偻腰肢的漩涡人口中发出,唯一能听懂的只有友善。
陆离向它摇头表示无法理解或拒绝,按照吊坠指引,熟悉地从长屋间的缝隙穿过,来到第二层长屋。
外界被彷佛未受到岁月侵蚀的长屋遮挡,逼仄街道上的游荡身影已可以被称为漩涡人它们都已内旋二圈或三圈。
陆离这时停下脚步,和跟随的驱魔人们说:“接下来分开行动,一支队伍沿小镇边缘移动,确定艾琳娜位置。吾和剩下的人会在一间空置房屋等待传回消息。”
“我们不直接跟随吊坠指引吗?”温格不解地问。
“蠢温格。”朗格尔明白陆离的用意:“我们就像钟表指针的末端,艾琳娜是根部。我们要去根部并避免太靠近表盘中间。但问题是指针错位了,我们往根部走说不定要穿越整个表盘,所以我们要让指针先动起来,找到根部在哪。”
玩宝大师 小说
波特听懂了朗格尔的比喻:“我来确定位置,只是我们要怎么联系?”
“召唤商人。”陆离回答。
见习驱魔人们都带着复数以上的眼珠。
农门悍妇宠夫忙
他们分成两队,波特带队和五名同伴带着商人安东尼沿着外圈确认艾琳娜位置,陆离和朗格尔五人走近一间空置房屋等待消息,恢复因环境临时降低的理智值。
从狭窄后窗观察外界,街道上的漩涡人明显减少, 应该多数都聚集在战场。
几十分钟的憩息, 见习驱魔人们脑海的幻听逐渐澹去。
波特那边没有传来消息,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没有。
接下来的等待中, 陆离看到一道“熟悉”的轮廓:那只穿着缺失袖子与他们搭话的漩涡人。
只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它的污染严重到几近对折。
漩涡之地的污染加深了。
不过吊坠足以保护他们不被感染。
没过多久,商人安东尼带回波特那边的消息:他们方向是正确的。
休息够久的队伍准备出发,陆离在门把上缠绕木条,指引返回的波特等人,然后向漩涡小镇深层出发。
越走进漩涡深处,街巷里的漩涡人卷曲越深,犹如软体生物一圈圈扭曲。驱魔人们不敢过久注视它们渎神的罪恶之躯,即使余光存在也会泛起头晕目眩的恶心与可憎。
他们希望“艾琳娜”没有变成这样,但显然这是种奢望。它们到处都是,以至于让他们悲观,扭曲之影的妹妹真的还能被救出来吗……
随时间推移,随深入小镇,异于周围可憎形体的他们开始被点缀螺纹深处的眼珠注视,甚至被几只漩涡人跟踪。每当发生,陆离都会带领驱魔人们走进无人长屋,锁起门,在它们撞开房门闯进来前从后窗逃离。
进入第三十圈,逼仄街道已经怪诞的不似人间场景。
见习驱魔人们克服脑海回荡的幻听与若隐若现的幻象,躲避那些彷佛泥巴捏成的人,又搓成长条盘绕的对人类拙劣模彷的漩涡人。
终于,他们跟随吊坠指引来到一间老旧长屋前。陆离推开房门,看向房间里唯一的漩涡人。
难以言状的语言传出,似乎能从其中听出戒备与敌意。
她没认出陆离。是漩涡扭曲了她的思想,还是她不是艾琳娜?
陆离拿出吊坠,摊开手心伸向“艾琳娜”。
“艾琳娜”迟疑着,抬起也许是手指的卷曲触须,轻轻触碰陆离掌心的吊坠。
从她身上找寻不到任何属于人类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