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墮落的狼崽-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不知死活推薦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岑文本看着自己儿子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些与你有关系吗?这段时间就在家里呆着,不要出去了。朝中的情况有些不对。”
“是,孩儿知道了。”岑曼倩很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说明对方对眼前局势没有绝对的把握。
小桥老树 小说
“父亲,听说这件事情和朝中的大臣们有关系?有大臣参与此事了?不知道是谁?”岑曼倩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岑文本摇摇头, 说道:“这件事情哪里知道,朝中的大臣们或多或少的都是与这些考生有点关系,或为亲朋好友,或为同乡,来京之后,都有联系,你说这件事是谁在后面搞事?谁也不知道,就算是陛下也查不到, 不过, 可以断定的是,这些与内阁大学士没有关系,与参加科举的官员是没有关系的。”
内阁大学士平日交际虽然很多,但越是如此,越到了这个时候,越知道避嫌。参加科举的官员也是如此,大夏官员福利很好,大家都是聪明人,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坏了自己的前程,没想到还能躲过这一劫。
“陛下这次可是要大动干戈了。”岑曼倩有些幸灾乐祸,只要这件事情与他们家没有关系就行。
岑文本却是低着头,心中却是一阵叹息,他当然知道这些大臣们心里面的想法,无外乎皇帝实在是太强势了,想将皇帝的权利收回来一些,最起码让臣子们也有发言的机会, 所以才会借着这件事情来推波助澜。当然,这是与忠诚无关的。
只是皇帝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凡是小瞧了皇帝的,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因为军队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看看,现在稍微出点事情,皇帝立刻就到了巡防营中去了。
甚至,岑文本还能猜测的到,这个时候,那些大臣们都已经出手了,正在寻找自己参加科举的亲朋好友、同乡学子聊天,免得这件事情最后牵扯到对方了。
也不知道等到了明天,参加这次罢考的有多少人。
“罢考只是一句笑话而已,只有一些人认为那些大臣们会获得胜利,却忘记了陛下的性格。”岑文本让自己儿子退下去之后,自己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假山,面色平静, 风轻云淡, 这件事情与他没有关系, 他的脑海里现在在想着朝中哪些大臣们涉及到此事了。
关中、关东、江左这些残破的世家大族之中, 到底哪些人在暗中推波助澜,这些家伙,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约束皇帝的权利。
在岑文本府邸不远的地方,崔敦礼府邸,他散了朝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府邸,只见他刚刚坐下,就见弟弟崔绩走了进来,身上还带有一丝酒气,眉宇之间顿时皱了下眉头。
將門 嬌 女
“明日就要考试了,你还在外面喝酒?”崔敦礼虽然年轻,但在朝中的位置也是举足轻重的,深得天子信任,威严日重。
“大哥,听说陛下的圣旨到现在还没有下,明日的科举还能进行?”崔绩好奇的询问道。
“什么圣旨?你认为陛下会下什么圣旨?你不会是傻吧!你认为陛下会后退?”崔敦礼望着自己的弟弟,忍不住冷笑道:“陛下是不会错的,就算是错了,那也是臣子们错了。四弟,你不会是准备罢考了吧!”
“这个?”崔绩眼珠转动,有些迟疑。
“本次朝廷准备录取一百人,其中朱雀王那边是六十人,还有四十人是朝廷的。而据说,准备罢考的人当中有九百二十七人之多,四弟,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崔敦礼忽然说道。
“参加科举的人,还没有准备录取的人多。”崔绩瞬间就明白其中的含义,瞬间双目一亮。这种事情可是很少见的。
要知道大夏的疆域虽然不少,但前些年录取的学子也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为了及时填补官员的缺口,并不是三年一次科举,有的时候一年就举行一次,官员缺口逐渐减少,造成录取的比例也在降低,现在只录取一百人,足见科举之难。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录取的人数居然超过了科举的人数,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
“大哥,现在小弟那些同窗们都已经约定好了。”崔绩有些迟疑了,一方面是同窗之情,一方面是却是自己的前程,崔绩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同窗?哼,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你的那些同窗日后不会和你有任何的交集了,你见过当官的和百姓有交集的吗?几年十几年后,你是位列台阁,还记得那些百姓吗?”崔敦礼冷笑道:“而且,你认为你自己恪守诺言,和那些同窗们一起,进行罢考,现在那些同窗们还会和你一起吗?一边是康庄大道,一边是回家耕田,你自己选一个吧!”
崔绩听了脸上露出复杂之色,他和几个同窗都约好。为了心中的正气,准备参加这次罢考,但现在崔敦礼的话让他有了一丝迟疑。
自己能坚持,但自己的同窗面对这种情况还能坚持吗?现在自己都已经迟疑了,更何况是其他人,自己的兄长说的不错,面对这种情况,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四弟,陛下是不会后退半步的,你知道现在陛下在什么地方吗?在巡防营,明日谁敢罢考,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了。你的功名利禄不要紧,但崔氏的一切呢?”崔敦礼劝说道。
“是,大哥,小弟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弟这就去准备一番,明日参加春闱。”崔绩听了面色一变,朝崔敦礼行了一礼,这才缓缓退下。
“四弟,记住了,我们崔氏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陛下英明神武,才是最正确的。在考试的时候,忠君才是最重要的。”崔敦礼在背后提醒道。
“是,小弟知道了。”崔绩想清楚之后,脸上顿时多了几分轻松之色。为了家族,为了自己,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
第二天,燕京城街道上开始戒严,各大客栈中有大量的士子出现,这些士子们三五成群,面色凝重,纷纷朝贡院而去,当然有更多的人朝皇宫而去。
谷猗
夏鸣手上捧着神位,上面写着“先师尼父孔子”的模样,神位高举,身后紧跟着不少的读书人,浩浩荡荡,有数百之多,这些人双目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
“夏兄,好像有不少人都没有来。”夏鸣身边的杜成林低声说道。
“有谁没有来?谁自绝于士林了。”夏鸣忍不住询问道。他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之色,大家一开始都说好了,现在事到临头,居然有人没有来,这让他很恼怒,这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他认为这些家伙都是自绝于士林,认为自己就是士林的代表。
“苏晚风没有来,还有,崔绩也没有来,还有一些人,多是与朝廷的官员有关系。”身边的杜成林露出一丝担忧来。
原本近千人的团队浩浩荡荡,现在发现人少了,心里面顿时有些担心了。只是事到临头,想改变什么都是不可能的了。
“哼,这些人既然放弃了这样的机会,那是他们愚蠢。”夏鸣看了四周一眼,这么多人一起簇拥着,他感觉声势很大,这或许是他一生当中最高光的时刻,甚至他已经想到自己日后在士林上一呼百应的场景,甚至他想着自己今日还能得到天子的接见。
“我们此刻声势浩大,相信陛下肯定会接见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在陛下面前直抒胸臆,让陛下知道我们的一片赤诚之心。”夏鸣大声说道:“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将成为士林中佳话,我们的名字将会传之天下,为万人所敬仰。”
杜成林听了之后也连连点头,他认为这么多人一起伏阙上书,肯定会引起皇帝的关注,皇帝也必定会接见自己,那个时候,不管皇帝是什么样的态度,自己等人都已经赚了,毕竟皇帝高高在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皇帝的。就凭借一点自己等人也能为世人所称道。
“是啊,这么好的机会,这些人居然不珍惜,真是可惜了。”杜成林也连连点头,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夏鸣看了一边的卢青云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就算才名远在自己之上又能如何,就算有状元之姿又能如何,还不是跟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摇旗呐喊?一腔热血也没有任何用处,关键还是要看自己的脑子,唯有脑子灵活,才能得到更多。
很快,皇宫就出现在眼前,金水桥前大量的士兵云集,手中的长枪指着对方,盔甲之下,闪烁着冰冷的眼神,这些人的聚集自然实际瞒不过朝廷的,只是朝廷显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在前方连阻拦都没有阻拦,任由对方来到皇宫前。
一声厉啸声传来,就见一支长箭射入大地之上,箭羽没入其中。
“皇宫重地,非诏不得擅入,违令者诛九族。”一声怒吼声传来。
“杀!”前方的士兵一声怒吼,声震如野。
杜成林等人听了面色大变,他们曾几何时见过这种场景的,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
“我等乃是参加科举的士子,是陛下的臣民,是大夏的栋梁之才,是先师的弟子,我们要见陛下。”夏鸣双目双目放光,大声说道,他的声音传的老远,显得中气十足,显得意气风发。
“对,我们要见陛下。”杜成林等人听了之后,脸上也露出兴奋之色,没办法,夏鸣的话实在是充满着蛊惑之力,听听,我们这些人也不是普通的百姓,是读书人,是士子,是栋梁之才,是孔子的弟子,这是何等尊崇的身份,有了这些身份,皇帝必须要接见我们。
“士子?读书人?你们不去参加科举,不去贡院,来这里做什么?”一名猛将大踏步走了出来,扫了众人一眼,冷笑道:“你们这个时候应该呆在自己应该待的地方,而不是在这里闹事。”
“我等都是读书人,是先师的弟子,朝中有奸臣,我们要见陛下。”人群之中,有人大声喊道。
“读书人?读书人应该知礼。你们董吗?没有天子的诏命,居然敢冲击皇宫,谁给你们的胆子?”将军冷笑道:“你们的任务是来才参加春闱的,现在却在皇宫前闹事,难道你们不想参加春闱了吗?难道你们十年寒窗此刻也想毁于一旦吗?”
“朝中有奸臣,我们要见陛下。”夏鸣却是不管。
“轰!”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炮声响起,将吵闹声掩盖起来,夏鸣等人忍不住朝身后望去。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这是贡院的炮声,就意味着春闱已经开始了。
“戒备。胆敢前进半步者杀无赦。”值班将军,抽出腰间战刀,大声吼道:“您们已经放弃了春闱,那就不是本届科举的士子了,快点退后,退后,否则杀无赦。”
“我们是读书人,是朝廷的栋梁之才,我们要见陛下。”夏鸣有些担心了,事到如今,居然连一个大臣都没有,这种情况显然是不正常的。
“自从你们放弃春闱,就不是我大夏的栋梁了,你们这些家伙,辜负了陛下的信任,还有脸在这里叫嚣,后退,后退,否则杀无赦。”有士兵大声呼喊道。
“不可能,只要朝廷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可以去参加春闱。”人群之中有人大声喊道。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叫好声。
夏鸣听了面色大变,这句话绝对不是他想要说的,他也不敢说出来。这是威胁朝廷了,他很想看看,是谁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惜的是,人数太多了,多的他分不清楚了。
“真是狂妄,真是找死。”将军听了面色冰冷,双目中寒光闪烁,手执战刀,缓缓后撤,没入军中,眼前的人都是疯子,居然敢威胁朝廷,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远处,宫门洞开,有一队士兵,护卫着内侍缓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