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亂世帝都》-第136章 舊街論壇的新聞分享

亂世帝都
小說推薦亂世帝都乱世帝都
“薇儿妹妹,这一梳妆打扮我都快不认识了,果然是天生丽质,美得让人自惭形秽呢!”欧阳晋姝几步上前,温柔笑着说道。
狂赌之渊
“姐姐谬赞了,哪儿敢与姐姐相比。”海瑟薇同样是微微笑着,谦和应声道。
“商业互吹不可取,那可没有什么意思。”欧阳晋姝故作不悦,轻哼了一声。
唔……有点儿意思,这家伙,小细节倒是拿捏得死死的。
“姐姐,你这就错怪我了,这哪儿能是商业互吹呢,未曾有人与姐姐讲过,姐姐就像是小说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吗?”海瑟薇的神色都展露了几分委屈,话语中含着的语气,更是听着让人心怜。
恶魔总裁的宝贝老婆 宝贝溢
不得不说,海瑟薇的形象,确实如沈晨所认为的那般多变。
她的这番演出,倒真的有几分绿茶之间博弈的味道了。如何战胜绿茶?用魔法打败魔法,所以要比绿茶更绿茶!
“妹妹说笑了,薇儿妹妹之美,乃是我生平未见,在妹妹面前,我倒还不敢自称闺秀。”欧阳晋姝掩口轻笑道,神态语气都十分亲和妥当。
“像姐姐这般温柔和煦之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姐姐又何须过谦?”海瑟薇一脸认真地说道。
欧阳晋姝只是笑,笑弯了眼角,却没再接话。
海瑟薇自然也没在这毫无营养的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问道:“不知姐姐有兴游玩何处?抑或我伴着姐姐随便逛逛?”
“先前倾寒已领我简单逛了这庄园前院,当真是景色独美。当下,何不往后院更深处走走?”欧阳晋姝道。
道界天下 小说
“若是姐姐不惧这似火骄阳,走走也无妨。”海瑟薇顺手取了一把遮阳伞,笑了笑,道。
“无碍。”欧阳晋姝瞧了瞧外边的天色,却丝毫不在意。
于是乎,一名穿着汉服的女子,与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子,撑着一把现代工艺的黑胶遮阳伞,就这般走出了门。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奇特的时空交错之感,古代、近代与当代的风格,似乎就这般莫名其妙地融合在了一起,而且也不显得多突兀,实乃奇观。又或者,是因为二位女子都生的极美吧。
不远处的树林阴翳里,大金毛花花正趴躺着休憩,懒洋洋地晃着尾巴。当它瞧见海瑟薇露面之后,立刻从草坪上弹了起来,不过它也能看见,一旁还有着一个人,它歪了歪脑袋,本来已经踏出的一条腿却又迟疑在了半空。
也只是片刻罢了,它很快就迈着轻快的步子,奔向了海瑟薇。
海瑟薇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万绿丛中一点金,当它跑过来的时候,那凛如寒星的眼瞳里也难能泛起一丝暖色。
二人是并排走的,金毛由海瑟薇这一边跑来,所以当它向海瑟薇怀里扑去之时,欧阳晋姝倒是没起什么阻隔的作用。只不过遮阳伞是海瑟薇撑着的,狗子这么斜前方扑过来,自然也把海瑟薇的身子往后带了带。因而,一人一狗躲在了遮阳伞的荫蔽之中,依然挂着淡淡笑容的欧阳晋姝就这么暴露在了灼热的阳光下,就这般于小腹前交握双手而立,恬和安静地看着。
海瑟薇习惯性地rua了rua金毛的脑袋,也不因它扑在自己精致华美的衣裳上而生气,然后把它放了下来,这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三两步到了欧阳晋姝身侧撑起了伞,看着她的眼瞳歉然道:“抱歉啊,花花黏我,直接这样冲过来也是常态了,惊扰了姐姐倒是我的管教之过了。”
“无妨,这条大金毛倒是可爱得紧。”欧阳晋姝对这黏在海瑟薇腿边的花花倒是有几分兴趣的模样,“我可以摸摸它吗?”
“当然,花花性格很好的。”海瑟薇颔首,笃定地回复道。
欧阳晋姝温柔地笑笑,旋即微微倾下身子,在它背上顺毛抚了抚,那柔软的触感倒是舒服得很。
“很软的毛。”欧阳晋姝这这般评价道。
“花花洗澡很勤快的。”海瑟薇轻笑道,又揉了揉狗子的脑袋。
狗子倒是难得的没有胡乱蹦跶,倒是安静地摇着尾巴,任由她们摸着自己的毛——当然,先前提到过,狗子是雌性。
“咱们继续逛逛?”海瑟薇见欧阳晋姝站直了身子,平和地问道。
“走吧。”欧阳晋姝看向前方,微微颔首,淡笑着说道。
于是乎,二人继续踏上了闲逛的旅途。当然,这一次还得加上一条依然活力max的金毛。
海家的庄园是极美的,地处远郊,依山傍水,草木围绕,湖光潋滟。后院之外,更如仙境般令人沉醉,即便是同身为的大家族之女的欧阳晋姝,第一次来到这后院墙外,同样是被震撼得不清。
“山清水秀,草野丰茂,倒还的确是个好地方,你们海家的先祖,迁址庄园之时定是花了不少心思吧。”欧阳晋姝见此美景,由衷地感叹道。
“或许吧,反正他们常年也见不到这外面,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海瑟薇垂下了眼睑,平淡地说道。
欧阳晋姝心如明镜,那些老辈人,多数都靠着异能药物维持生命,百来岁的人可不少呢。平常就保持着最低能耗沉睡着,除非有重大事件需要请示进行唤醒,否则就一直如此延续生命。海家如此,欧阳家也是如此。对这些古老的大家族而言,异能者并非是什么秘密,非异能者知晓异能者的存在并非个例。又或者说,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真正的秘密,所有的人都能从各种渠道产生各种联系,所谓秘密,这个词只对千千万万真正的普通人适用。
“不论先辈们是否能看见,但起码我们能享受这一切,不是么?”欧阳晋姝的声音愈发地温柔,她甚至还揽了揽海瑟薇的肩膀,在她惊讶偏过头之时对她展颜一笑。
“说来也是。”海瑟薇笑了笑,却倒是没挣开她的手,目光又投向了高远的天穹。
金毛狗子则蹲坐在了一旁,吐着舌头四处张望。
初见的奇怪紧张气氛已经没有了,或许海瑟薇还是很讨厌欧阳晋姝,或许欧阳晋姝也对海瑟薇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起码这一刻,二人之间看起来倒是分外和谐。
她们散着步,话着家常,各家的奇闻轶事,倒是抖露了个遍。欢笑声,便就飘荡在了这一方湖光山色间。
欧阳家来人倒是在海家停留了几日,某些事件的商议,倒也需要慎重考虑,没那么快结束。至于沈晨,他已经准备上战场……啊不上考场。
时日8月14日,如今暑假后半段,高中毕业打算学车的学生们大部分都已经拿了驾照,只有极少部分没有什么驾驶天赋的学员还在补考中苦苦挣扎。而其余年龄不够的、或是没打算学车的,估摸着也不会在八月报考。所以沈晨每天练车的时间倒是不短,一个礼拜便完成了学时打卡任务,并在今日约考科目二。
全能庄园 君不见
因为要去考场先踩点,沈晨大清早就起床上了第一班地铁,闲来无事习惯性地跑旧街论坛上看看,或是异能兽图鉴,又或是异能史,也不拒绝看看各路神仙水贴侃大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了解一下近期的新闻。
比如,昨夜贴出来的帖子已经成了大热门,标题是“海鸥两家对赏金猎人团的追责声明”。
海鸥两家?海家和鸥家?有姓鸥的?
沈晨一脸懵逼地点开了帖子,海倒是能猜到是海瑟薇的家族,但这个鸥代表什么他就真不知道了。毕竟不是那个层面的,也了解不到,林启对他讲的也甚少,干脆就进去看看吃吃瓜。
嗷,是欧阳家啊,那没事了。
等等,帖子的内容?
我让地府重临人间 尚年
沈晨皱了皱眉,重新划到顶端,开始细看了起来。
帖子大致说的是,海家与欧阳家两家联合发布了对赏金猎人团副团长宗靖澜的追责声明,称其无故对海家少家主海倾寒与海家大小姐海瑟薇展开袭击,并一度重伤海倾寒,所幸性命无虞。因而,发此追责声明以期宗靖澜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与赔偿,限期一月,否则海家与欧阳两家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激进措施进行回应。
至于海家儿女被袭击关欧阳家什么事?
沈晨倒是从下方回帖里找到了答案,两家关系向来不错,而今据说海倾寒将与欧阳晋姝订婚,这次的联合行动,倒也有几分一家亲的意味了。
也就是说,海瑟薇曾遭遇了赏金猎人团的副团长宗靖澜,并和他哥哥一起被伤了?
沈晨心中一紧,顿时就想问问海瑟薇怎么样了。可再想想,现在发是不是晚了些?海瑟薇受伤,已经是之前的事了,如今的新闻只是事后的一个追责声明,这马后炮放的未免太晚了些。再何况,自己以什么立场去关心人家?
没错,自己大约是的确喜欢她的,可她心底装着海倾寒,但如今海倾寒要与欧阳晋姝订婚,呵,这关系可真是乱七八糟。
想了想,沈晨还是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自己才知晓这消息,问她近况如何。再然后,想想好像这样问有些笨,但消息已经发出去了,过了两分钟无法撤回。
那就这样吧,至少她当自己是朋友。才了解到这样的事,问问倒也没什么。
沈晨收起了手机,起身走到门边,到站了,该转公交去考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