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第二百二十八章 年輕人要節制閲讀

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
小說推薦帶千億醫療空間嫁病嬌首輔後,我多胎了带千亿医疗空间嫁病娇首辅后,我多胎了
马车摇摇晃晃出了府城……
江宁坐在马车的一侧,看看坐在对面的萧晟又看看坐在正中间的俞沛,略显无奈的扶额,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窗外没什么好看的风景。
如若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她是说什么昨儿夜里就该连夜出城,而不是磨磨蹭蹭到现在的!
却原来在今日用过早膳之后,江宁背着自己的小包袱正准备与一老一少挥手告别之际,某个老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让唐伯牵出了一辆巨大马车,二话不说就坐了上去,这还不算什么还贴心的带上了萧晟。
一开始江宁还以为是俞沛要带着萧晟去什么地方,笑眯眯与他们挥手告别的时候,唐伯却恭敬的来到她面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幻影星辰 小說
“小主子,昨日夜里老爷辗转一夜未睡,说是着实放心不下您,更是不忍拆散您和姑爷分隔两地,所以便决定陪同您一起去镇上。”
唐伯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眯眯,但是这言语中可真没有一丝一毫的容她拒绝的余地。
正当她准备询问为什么的时候就听见马车里传来一声厉呵:“臭丫头,还不赶紧上来,要等到什么时候?”
调酒师小姐的微醺
就这样江宁被迫上了马车,带上了两个原本应该会留在府城的家伙。
她的怨念并不小,但同样萧晟和俞沛的心情都十分不错,马车里甚至都能就着昨日谈论过的话题继续起来。
“唉!”
这是江宁第五十三次叹气,右手接替左手搁在车窗边缘处垫着下颚。
“宁儿,喝点水吧。”
丹皇武帝 小说
虽说萧晟一直在和俞沛讨论学业上的事情,但是也不会把自家媳妇给忘却的,这不在见她实在无赖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江宁倒是不愿意理会,但最终还是转过身接过茶盏,道了一声谢才喝了起来。
正喝着忽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年纪轻轻也不知节制,仔细以后后悔!”
噗!
刚入口的水瞬间就喷了出来,恰好给萧晟洗了一把脸。
“呃,对不起!”
江宁手忙脚乱就要给萧晟擦脸,然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某个始作俑者。
俞沛被瞪得莫名其妙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冷哼道:“你这是什么眼神,老夫这么说可是为你好。”
“爷爷,你……”
“哼,还知道我是你爷爷,那就听着,日后这种事可得节制些!”
说完俞沛还瞪了一眼萧晟,显然是在警告他。
一时间萧晟面露一丝绯红略显尴尬的应了一声说道:“呃,是,学生明白。”
相较于江宁的瞪眼,俞沛还是十分满意萧晟的回答,还故意朝着某个不听话的不孝孙挑衅般的挑了挑眉。
江宁气急败坏的又瞪了一眼过去,气结的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低低的骂了一句:“老不正经。”
俞沛虽年老,但是这耳力还是不错,一听到江宁竟然敢这么骂自己立马就吹胡子瞪眼。
嬉闹
不过这会子江宁才不愿意同他拌嘴直接闭目养神顺便去了一趟空间和小老虎交涉接下来的事情了。
“女人,本大爷什么时候能出去?”
江宁无精打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撇了撇嘴说道:“本想我想着装着半路上把你捡回去,现在马车里还有两个人,你说我怎么做?”
“哇,女人你又要失约了吗?”
“失约是不可能失约的,就是在想到底要找个什么机会把你给放出去才合适。”
“啧,你这个女人平日里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在这件事这么蠢,随便找个借口啊,实在不行就把手放在窗户外,默念一句把我放出去不就好了?”
“拜托,你不是什么花花草草,是个动物好不好,能被看见的。”
“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不管,我要出去!”
小老虎像是生怕他食言一个劲的在空间里嗷呜嗷呜的叫嚣着,听得江宁是一阵头疼不已,赶紧扶额道:“行行行,我知道了,肯定会把你放出去的,你就放心好了。”
“真的?”
“比珍珠还真的那种。”
小老虎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眼底划过一抹势在必得。
江宁真真是被它这眼神给打败了,不过忽然感受到马车停了下来,蓦地便睁开眼,这才发现俞沛已经下去了,而车上只剩下她和萧晟。
“马车怎么停了?”江宁有些意外。
萧晟笑笑道:“舟车劳顿,俞老觉得有些烦闷已经下去茶摊喝茶了,宁儿要是觉得闷不妨也下去放放风?”
江宁一听,心头一喜,这不就是一个现成好机会么?
正当她准备下去的时候又忽然转过身看向他:“诶,那你呢?”
萧晟自然也是想下去的,可最终却只能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看着她说道:“这不俞老刚刚说了两个问题,我还不曾想清楚便在马车上想想。”
“啊,这么辛苦?”
“不辛苦,能和宁儿一同回去,我很高兴。”
此话一出,江宁脸上一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撇了撇嘴说道:“萧晟,你现在可是越发的贫嘴了,下回再这样可不理你了。”
语落,江宁也不再理他,直接钻出了马车。
一落地,炙热的阳光就笼罩在她身上,热气令她不得不沁出一层薄汗。
她先过去和俞沛打了个声招呼,然后就偷摸朝着茶摊后头走去,洗了把脸,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之后便在心头默念了一句:出来吧。
咻的一下,一个纯白色小虎崽就出现在眼前。
这还是江宁头一回把小虎崽放出来自然第一时间蹲下身来抱了起来,看到它还没有变化,不由的蹙了蹙眉头:“话说你是不是该改变一下形态?”
小老虎撇了撇嘴,奶声奶气喊了一句“麻烦”这才将头上“王”字给掩了去,紧接着也把身体变小了一些,看着就跟小野猫似的,不过比起寻常野猫又十分干净。
在细节上江宁还是十分注意的,所以她二话不说就蹲了下来抓了一把土往小老虎身上招呼去,惹得某个小东西一直在她脑海中叫嚣着。
“女人,住手,快住手,你要死啊!”